类别:亲身经历 / 日期:2021-07-05 / 浏览:135 / 评论:0

    记得是2009年左右,一次晚上和一个师兄执勤回家。回去时已经凌晨两点过了。那时候我们还开着的警车还是面包车……在路上师兄要下来放水,我们就一起停车下来,当时停在一座黑乎乎的山边,周围一家住户都没有。就在我们尿到一半时候,突然听到对面山上好多人在呼喊……中巴车,等着,中巴车,等着……我一抬头,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我转头问师兄,听见没,他面色发青的点点头,我说我也听到了,他拉着我就飞跑,妈蛋,还不快跑……后来他告诉我,这是鬼搭车,别吭气……只管跑

………………………我不是神棍……………………

接着说。说一个我们法医的故事。

法医工作心理压力其实蛮大的,幸好他啥事儿都看得开,平时也就大大咧咧的,绝对的乐天派。虽然每次出现场,尸体恶心了点,但是和他一起,总有快乐的事情发生。

这是哪一年的事儿我忘了,反正可定是2007至2009之间的事儿,就那会儿我在大队,在一线。

那一次是翻车,死了个男的,也是晚上的事儿。我们到了以后,按常规程序走,该勘察的勘察,该尸检的尸检,该画图的画图。拉好了塑料棚以后,法医打开他的百宝箱(说实话,里面东西蛮多的,锥子,锯子,各种刀片,还有那个开颅的工具很好玩)拿出他的手术刀,正要划开胸口。当时不知道是刀子钝,还是别的原因,一刀下去,没划透,只是浅浅的伤口。法医嘟哝一句,丫的,你还有冤情么。然后又是一刀,还是一样。

法医不干了,站起来,说道,有请我师父宝刀出马。

当时我以为他说着玩的,没想到真的就转身去他工具箱里找东西了,我凑过去一看,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就是红布包着的一把手术刀。

他请出,他坚持要说请!公众号:灵异社区。

他请出他师父传给他的宝刀,回到尸体边上一划,尸体的胸口一下就划开了。我说,老陈,你上一把刀是钝的吧。他看了我一眼说,小青年,你不懂,别瞎扯。

所有的事情弄完了,我拿了一支烟给法医。我问,陈哥,说说,你的宝刀的故事。

法医点燃了烟,先深深的吸了一口,说,你就不懂了吧。干我们仵作这行的,都有看家的东西。刚才那个尸体怨念太重,或者生前还有什么遗愿,所以尸体特别难解剖。我这把手术刀是我师傅传给我的,这把手术是在手术台上出过事的,也是含有强烈的怨念。每当遇到划不开的尸体,都要请我的宝刀。

说完这句话,他就不吭气了,一个人坐在那里抽烟。因为我跟法医时间短,也只跟过这么一个法医,而且还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其他的法医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宝刀。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参加过武装查缉,2008年那会儿,奥运会,快开始那段时间,所有的公安部门都上路维稳。在每个入城的道路上都设置卡口,对过往车辆和嫌疑人等进行盘查。每个卡口执勤的民警都是24小时值班,除了我们公安的以外,还有武警的配合我们。

我执勤的那个点,旁边挨着学校,后面挨着XX山,山上是公墓- -! 每次都这样,哎呀,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微❤公主号:灵 异 社 区

其实最开始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和我一个班的是40+的一个老刑侦,还有一个20+的小武警,那武警身材蛮棒的,6块腹肌呀!

到晚上,大部分时间我们都一起睡在执勤车上。后来觉得实在太难睡了,就有人去和旁边学校的商量,晚上借他们的保卫室睡一下。

保卫室里面至少还有2个沙发,拼一拼就能当床睡了。

说了这么多,主要就是说这个保安室了。

因为刑侦的是老大哥,所以最开始换班拿到钥匙的是他,基本上他就算是我们这班的班长了。到了晚上他先去去保安室休息。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是假的。。。。在车里缩着腿,真的好难睡。到了半夜了,2点左右腿实在是太酸了,就下车来游一游。

夜里路上没什么车,除了小虫子的鸣叫,就只有青蛙的呱呱了。保安室离我们很近,一点声响都可以听见,我站在路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着眼。忽然耳边传来一阵“额,额……”的呻吟声,怎么回事儿,难道刑侦的老大哥还有什么暗疾不成?我快步跑到保安室推开门。

只见刑侦老哥,躺在沙发上,双手在空中乱舞,口中不断发出喃喃声。。。。我一看坏了,马上过去拍他的身子,老哥,老哥……醒醒。我一拍他,他好像猛然惊醒一样,大声喊了出来“啊~~~~~~”

车上的武警也听到了叫声,惊醒了过来,跑来我们这边,问我们,出什么事了?

我也一脸迷惑的看着刑侦的老哥。

刑侦老哥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着气,喝了一口矿泉水,说,妈的,刚才给鬼压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浑身毛都竖了起来!

赶紧扶起他往执勤车上走。说说,怎么回事儿,我问道。老哥说,刚才睡着睡着,突然感觉有双手,死死的摁住我的肩膀,我一下就醒了,你知道,干我们这行的有个毛病,就是睡不死,我醒了以后怎么也不能动。这种事情听多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我想大声喊,可是就是喊不出,醒不过来……要不是你过来拍我,还不知道挣扎到什么时候。

我暗暗吐了一口气,死道友莫死贫道,还好不是我进去睡- -!

那晚上我们三人都在车上过的夜,倒也相安无事。

第二天交班时候我给来接班的同事说了,他们讲,你们班也遇到了?我还以为只有我们这帮人有这事儿了!我心里想,我靠,知道也不提醒一声!

交班的同事说,本来没想到会一直出事儿,这事儿我们也就遇到过一次,后来换武警的进去睡没事儿,我们也就没多想。可能刑侦的几个经常接触尸体,容易被迷着吧。

……………………分割线………………

说个好玩的事儿,我也是听说的。

警校大学那会儿,有个男生考研,寝室里的都是山口山,为了抵制诱惑,他决定搬出去住,好好学习。

找了好几个地方,都特别的贵,后来在学校后山那边居民区找到一间房子,既便宜也安静,于是便住了进去。

那货经常学习到深夜,有时候就开始瞎想,为什么我租的房子这么便宜?!

连续想了好几天,开始睡不着了!终于有一天忍不住了,跑去问一个楼层的大娘,大妈,我住那间房以前住的谁呀?

大妈说,哪间啊?

学生指了指,说,那间,您看,你旁边第二间。

大妈说,哦,那间啊,以前住的一对小夫妻,经常吵架,有一天夜里,闹得好厉害,还听见那女的大叫,然后就是砰砰砰的砸墙声。但是第二天俩人就突然不见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同学听了以后暗暗吃惊,不会有过命案吧?问,有警察来看过没呀?

大妈说,没有啊,怎么了,小伙子,有啥事儿吗?

同学连连摆手说没事儿。

回到屋里以后,同学在房间里左看右看,发现在墙上有一块用水泥涂抹过的痕迹。他越观察,越觉得那涂抹的痕迹像一个人!!

当时他就吓坏了,不是里面藏着尸体吧!

于是他找来了一个小钻子,开始使劲挖那个水泥涂抹的痕迹,挖着挖着,突然,漏出一个洞来。他吓了一条,只见洞里有一只眼睛正盯着他!他吓得倒退了几步,那个眼睛变成一张嘴巴,嘴巴说话了,我说,你小子为啥挖我家墙壁!!!


打赏

感谢您的赞助~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版权声明 : 本文未使用任何知识共享协议授权,您可以任何形式自由转载或使用。

评论区

发表评论 / 取消回复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及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