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农村灵异 / 日期:2021-06-18 / 浏览:154 / 评论:0

     我的家乡是山东省阳谷县最东边的一个古镇——阿城镇。往东约五华里就是东阿县的皋上村(南离黄河约十华里),这里是清朝末年安徽巡抚张怀之的故乡。我家的南邻姓李,家长李文炳,我们两家的关系非常好。其次子玉峰(已故),年长我六岁左右,即1928年前后生人。他的岳母也是皋上村人,她就是本文的主人翁。

     玉峰的岳母嫁到皋上村之后,在尚未生育孩子之前,便生了一场大病不治身亡。当时因丈夫外出,只有停尸等待。奇怪的是,她虽心脏停跳,唿吸停止,四肢却未僵硬。当两天后丈夫急急忙忙赶回家时,她却奇迹般的苏醒过来,全家人高兴异常。可是,她人虽然活过来了,却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说这里不是自己的家,周围的人她一个也不认识,非要闹着回自己的家不可。这是当时我们家乡的传统习俗,大姑娘留辫子,小媳妇梳网子,即用专门的网子把头发网在脑后。她这样一闹,全家人都觉得莫名其妙!公婆等亲人无论怎么解释、怎么劝说也无济于事,就是不认这个家。无奈,只好让她说出自己的家。

     于是她说,她的家在河南(黄河以南)某村,父母和两个哥哥叫什么名字。之后这家人就按她说的派人找到这个家。一说情况,这一家人同样感到十分诧异,说他家女儿刚刚死了两天,已经埋葬。但来人说的情况又与这一家的情况十分吻合,于是她的两个哥哥带着疑惑与来人来到了皋上村。

当她见到两个哥哥后,亲热无比,她把家里的情况又详细的说了一遍。两个哥哥听了不能不信,只有认下了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妹妹。

紧接看她就要跟看两个哥回河南的家。但经哥俩再三劝说,说你刚刚大病一场,身体虚弱,等身体康復以后一定来接你。该女子身体完全康復后就来到了河南的家。到家后,本人非常高兴,真像回到了自己的家,不仅环境非常熟悉,而且唿爹叫娘,邻居们都能叫出名字来。

全家人既高兴又惊异,带着十分矛盾的心情还是接受了现实,认下了这个女儿。维新号:灵 异 社 区

这时她的父母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真相,这就是借尸还魂后的女儿。当时她就要脱掉身上的衣服,换上自己原来的衣服。

但因尸体埋葬后她的衣服统统烧掉,只好又重新给她做了新衣服换上。回来后她再也不想回到皋上村的那个家,这让全家人十分为难。

不回去吧?身体、模样都是人家的,而且结了婚;回去吧?本人就是不同意。

无奈,经过再三说服和两个家庭协商,她还是回到了皋上村。河南这个家作为娘家,皋上村那个家作为婆家。

履行过婚嫁手续,而又生她身体的那个娘家,获悉她病死两天后又奇迹般地復活,大喜,于是父母等亲人急急忙忙到亲家去看望。

然而她对娘家人一个也不认识,谈起家庭、本人成长直至出嫁等情况时,她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家。

无奈,娘家人带着疑惑和遗憾离开了皋上村。久而久之,这两家就断绝了来往。

因这件事牵扯到三个村庄的三个家庭,当时影响很大,方圆几十里都传得沸沸扬扬,现在年纪大的人还记得这件事。

上世纪末,玉峰岳母的儿子(玉峰的内弟)曾到河南省平顶山市探望过他的小外甥女李××,我与李××见面时又旧事重提。

她说,我舅舅与其河南的姥姥家依然关系很好,经常来往。

我记事时就认识玉峰的岳母,应该与我母亲(1901年出生)是一代人,我以“大娘”称呼。

她学会了河南那个家专治脓胞疮的秘方,膏药自己熬,药面自己配。阿城镇每十天四个集市,她是逢集必到,在后街摆摊,既卖药,又治疮。于是李家(女婿家)便成了她的来、回落脚和吃午饭的必到之地。

玉峰岳母借尸还魂的经歷,我是从父母等老人那里听来的。今年我回家探望大姐时,为了尽量弄清楚这件事情,一些细节又询问了大姐,并推算了这件事发生的时间,应该是上世纪二十年代初的事情。


打赏

感谢您的赞助~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版权声明 : 本文未使用任何知识共享协议授权,您可以任何形式自由转载或使用。

评论区

发表评论 / 取消回复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及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