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医院灵异 / 日期:2021-06-18 / 浏览:198 / 评论:0

   这是一件很多年前的事了,我自己身上发生的。那时候上初中吧,不知道怎么的放学回家后就开始觉得整个人都不舒服,头晕想吐。开始以为生病,我妈妈就带我上镇医院看了下。那会儿还打了吊针。回到家也没好转,然后晚饭都没吃就睡了,想着刚打了吊针,药效都还没完全发挥作用。本以为睡醒就好了,谁知道第二天还是一样,头晕得厉害特别想吐,请假没去上学。后来接下来更严重了,感觉整个人都昏昏沉沉晕得厉害,根本离不开床,一起床就吐,然后也是吃什么吐什么。

这样子的状态持续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都没去上学,天天走不出门口,几乎天天打针,药是吃不下,反正一点效果都没有。

每天能吃下去的顶多就一碗粥。

我那会儿真感觉自己快不行了,那个星期瘦了十多斤都有,反正就是一起床就不行,一吃东西就吐,比我现在怀孕还难受。

后来我奶奶就感觉不对劲了,看着我越来越差老是这样子,就去找我大舅爷,他是做那种什么类似神婆那种的。

我没跟着去,因为根本起不来床都剩半条命了。

晚上奶奶就回来了——我家离我大舅爷家真挺远的。

奶奶说我是惹了脏东西,说是来跟我讨钱的,如果不给,就会一直缠着,直到死去。

后来我奶奶在门口外面烧了冥币纸钱衣服什么的,一边烧一边说着什么,我在房里听不清。

然后拿出两张符,一张塞在我衣服口袋里,还有另一张拿个碗装点白开水把那张符烧成黑灰放到碗里混着水让我喝了。

喝完之后,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然后试着坐起床。

不到五分钟我马上跑出去连着吃了三碗饭!

真的是三碗。

我一个小女生,第一时间就是感觉饿死了,精神状态也很好,然后就全好了。

真是怪异,现在想想都觉得凉飘飘的。

小时候经常遇到这些事,哈哈,现在都快做妈妈了。

@匿名

看了这么多故事,都这么精彩,我不贡献一个也说不过去,不过我的故事可能相对于其他朋友的经历来说就很平淡无奇了,但确实是一个我很信赖的上级医师告诉我的,他是很严谨的医学工作者,不会胡乱编造这些故事的。

我是当医生的,在外求学了7年,现在回福州工作也3年了。说来惭愧哦,我虽然学医,却很信这些东西,不过我自己没经历过。

我搞的是外科,但在研究生期间,曾经在外地一家医院的内科轮转过,当时听带我的一位主治医师说过这么一件事情:

具体是什么医院我就不说了,反正是一家很大的三甲医院。该医院的血液科很大,光净化室(也就是移植病房)就有10多张病床。医院实行三级医生值班制度,一个主任医师,一个主治医师和一个住院医师,但只有主任和主治可以进到净化室查房,住院医师主要在外头。

那天晚上,就是这位师兄(称他为L医生好了)值二线班。当班的主任还没出现(主任一般要晚上10点到11点左右才来夜查房,一般情况都是二线的主治医生处理),L医生在外面坐班,净化室护士打电话来说里面有个从广东转过来的新病人一直在吵闹,让他进去一下。进净化室查房还要穿隔离服什么的,L医生七弄八弄,也花了不少时间。

进去以后,5床的病人就对他说,一整天都有一个人来他的房间里吵闹,说这张病床是他的,弄得他很烦,希望L医生把他赶走。L医生感到很奇怪,因为净化室的病房都是单间的,准备做移植和移植后的病人都免疫抑制了,容易感染,因此别说外人、家属了,就连医生和护士也不是随便能进去的。

L医生就问这个新病人,那个人大概是什么样子,病人就形容了一下,结果把L医生吓破了胆:他说的这个样子,就是前一天晚上在5床去世的那个病人的模样!

血液科净化室如果死了人,还是比较大的事情,因此5床的病人虽然不是L医生管的,但在净化室折腾了几天,全科的医生都知道他的模样了。若说是其他人告诉这个病人的,也说不通,因为净化室的环境太隔离了,这个病人又是从外地新来的,在普通病房做了前期的普查和基本的处理之后刚刚进的净化室,却准确说出了前天晚上净化室刚去世的病人的模样!净化室没人进去的,医生护士都忙得屁滚尿流,哪有时间和病人去闲扯!

L医生故作镇静安慰好病人,飞奔出净化室,将此事报告主任。还好主任见多识广,轻描淡写地说:不要大惊小怪!

后来主任教育我们,碰到这些事,不可大惊小怪,不可扎咋呼呼,一惊一炸的!不要去否定它,也不要去好奇,就当路人就好了。汗,主任果然淡定啊!

有人说医院里这种事情很多,呵呵,我们其实是很少听说的,不过这件事,那个主治医生是不会乱说的,他也没有说过其他的事,但这事一直解释不通。从那以后,他也不再是彻底的无神论者了,每次去庙里,都扑通一声就跪下来拜佛...

后来我到心外ICU轮转的时候还听说过,一个病人在抢救,抢救回来了,醒来以后却说出了在他抢救的同时,隔壁病房甚至楼下发生的事情,把心外科主任给寒的!可能是一种暂时的出窍吧,这个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

还有就是有人说到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倒是听很多人说过有这种感觉的,我自己也经历过。

有一次去苏州玩,在一个园门口,我就觉得这个地方特别熟悉,好像什么时候来过,而且园子里的样子就突然浮现在我脑海里。结果我走进去,果然就是我脑子里浮现出来的那个样子,一模一样的,连场景,阳光,空气的味道和温度都似曾相识,很神奇!听我一个同学说,这种事情是说明上辈子来过这里,不知是真是假,我觉得很奇妙。

@匿名

记得在2009年的时候,那时候我高三,学校离家骑自行车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途中会经过一个河叫“民心河”,由于我们家在二环的边上,那条河就在二环上,我回家的必经之路,小时候就听闻那条河里淹死过不少人,但是没有真正见过。

高三学习是比较紧张的,班主任说可以自愿上晚自习,谁想来就来,我们晚自习是晚上8点开始上到晚上11点,我寻思怎么着遇到不会的还能问问同学呢,就和家里说放学在学校上晚自习,家里人也同意了。

有一天照常下了晚自习,去学校地下停车库推自行车,回去一路是很顺畅的,我当时小,什么神鬼的都不懂,所以也不怎么怕。

我们家住在6楼,那天把车在楼下停好就准备上楼,楼道的灯是声控的,啊一声就亮了,那天我啊了好几声都没亮,我也没多想有可能是停电了,我就摸黑上了楼。

    开门进家,我回家的习惯就是脱了鞋放下书包就去洗手间洗漱,我正洗的时候突然听到客厅姥姥特别大的喘息和沙哑的叫声(家里是两室一厅的,爸妈睡一个屋,弟弟一个屋,我和姥姥睡在客厅)我赶忙跑过去,问姥姥怎么,我又是推又是叫的,过了一会她醒了,她说她做梦梦到有个东西缠住她脖子让她喘不过气来,我说嗷,吓我一跳啊,后来我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早晨我没有起,姥姥喊我,我说我头好晕,浑身无力,我妈一摸我脑袋说好像是发烧了,用温度计给我量了一下确实是发烧了,然后就跟老师打电话请了几天假,谁知道去打针输液好几天都没有好,我怕耽误学习硬着头皮去上学了,刚到学校的时候还头晕,坐到座位半个小时突然清醒了。

       中午回家,我就跟家里人说我没事了,突然就不晕了,姥姥就悄悄跟我说,我们那有个神婆子很会算,她去人家那问了,神婆子说我晚上回家骑自行车不小心压倒了一个蛇精的魂魄,它在地上休息呢我车咕噜压到它了,就跟着我回家了,看到我姥姥了就缠住我姥姥脖子了,谁知道我听到姥姥叫,过去推醒了姥姥打扰了它,它就钻我肚子里了,导致我后来发烧一直不好,然后神婆子跟我姥姥说回去在阳台烧纸,弄些吃的把蛇精送走,然后我就好了。

从那之后我还遇到过几次,现在工作了也长大了就再也没有遇到过了。

@老撕机

写的不好勿喷多谢!但都是真实的。

     头七不知各位是否知晓,在我们农村有这样的传言,说人过世后会第七天凌晨十二点会回家来看自己亲人和牵挂之人,那时我读小学四年级,正逢放暑假,我奶奶身体很硬朗年过八十,但却因高血压导致眼睛看不见,有一次直接摔到了,从此卧床不起很是可伶,眼看身体一天天消瘦下去,我们很是心疼!

看着奶奶快不行了,我大伯打电话把我爸妈,二伯一家子孙儿女都喊了回来,给奶奶送终见最后一眼,所幸我们全部都到了,都给我奶奶送终了,我奶奶才过世(其中细节都不多说)。

办理完后事入土为安那天正好是头七,那晚我睡着了,半夜十二点左右我被尿憋醒了,准备下楼尿尿,隐约听到有人走楼梯的声音,一步两步伴随着咳嗽声 直到我房门口就停了,我以为是我爸妈或者我弟或者贼小偷,我就大声喊,没人应,(回想起来我爸妈出去商量事情并不在家)

我开始有点怕,准备开灯,结果没电,我就更怕了,窗户透着月光进来房间还是很亮的,我就感觉有影子进来了一样!我把头全部埋进被单里面发抖,脑海全是鬼片里面的画面,突然感觉我的床边有东西坐下来了,能感觉的到,拉开我的被单,抚摸我的脑袋,还被亲了一下,我吓坏了。

就这样不知道经过了多久,我就在惊吓中睡着了,又是被尿憋醒了,醒来已经天亮了,我就把这事告诉我爸妈,我妈跟我说,昨晚是你奶奶的头七,可能是她回来看你了想念你,让我放心不要怕。

以上就是我的亲身经历,那种害怕直到现在写出来,都记忆犹新!不知各位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呢?欢迎评论出来,感谢各位支持!

@夜里走路不怕黑

我爷爷是1939年生人,我家住在江苏常州这边的乡下。

爷爷有3个儿子一个女儿,都住在周围,小时候,我吃完晚饭都要去爷爷家,让他说一些以前的老故事给我听,记忆中爷爷说的事大多真假参半,我也只当故事听听,真是应了那句姑妄听之,如是我闻。但是有一件事情,我记忆犹新,爷爷告诉我,这是他真真正正经历到的事情,我现在转述给各位。

爷爷小时候,家里是很有钱的,但是一直到他10来岁的时候,地主成分就开始受到打压,我的太祖母就带着爷爷来溧阳当地这边原本的土地居住,由此可见,以前爷爷家是多么有钱呀,土地横跨溧阳、溧水、高淳三个地界。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来到了生产队的时代,爷爷因为那时候年轻力壮,踏实肯干,就负责了生产队里的粮食分派和供给。但是那时候也有穷的年数,大家伙都吃不饱,这时候大队里就会商量,去邻村的生产队里先借粮食,来年收成好了再还,这个借粮食和运粮食的活就落在了我爷爷的身上。

那时候日子很苦,白天要干活上工分,所以爷爷只能晚上骑大队里的一辆自行车去借,一般来说队里好坏都有个手电筒的,就是那种喇叭状的,装白象大电池的那种,但也总有手电筒没电的时候,恰好,那一次手电筒就没电了,爷爷只能借着月光开始这一趟行程。

那天夜里,月亮还是很高的,天上也没有一点云,所以爷爷才会开始这一趟的行程。一直到借到粮食都相安无事,我想爷爷那时候或许是很开心的吧,因为晚上加班干的这点活,可以多加一点工分。路途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总之也有十几里路,那时候的旧自行车,横杠上还要捆一袋稻,后座上也要绑一袋稻,自然骑不快(后来我问过爷爷,为什么要去这么远的生产队借粮食,呵呵,周围的其他村子也差不多,恨不得都找你借)。

爷爷说,路上因为只有他一个人,所以对事情也专心,一开始能能听到周围有很多的昆虫的叫声,骑着骑着慢慢的声音就没了,周围的路上开始变的雾蒙蒙的,天上的月亮也并不是太清晰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到过那种月亮,雾蒙蒙的,就像是染料放进了水里,时间长了慢慢的出现了一丝一丝的毛边。不是很清楚,但是却依然能看见一点路,爷爷虽然年轻力壮,但是也总听周围老人说过的一些怪力鬼神的事情,心中自然是有些嘀咕的。

等到周围有些起风的时候,爷爷恍恍惚惚的在一个小山包拐角以后看到了另一个骑自行车的人,那人骑车也不是很快,爷爷很想去和他打个招呼,问问老乡是哪里人,就暗自加快速度,结果,就在这抬头的一瞬间,他看到那个山坡上面,有个什么东西在一蹦一跳的往下面的路面上来,那东西速度很快,我爷爷说他甚至能听到山坡上的草被劈开的那种沙沙的声音,(不过我后来也想,可能是起风时候,周围的草的声音,爷爷当时应该是害怕了)。

他看到那东西直冲冲的往前面那辆自行车靠过去,像是一团白色的雾,又像是一团红色的雾,爷爷好心想提醒前面的师傅注意安全,但是将将想开口的时候,那东西一跳就跳到了那人自行车的后座上,像是没有一点重量!爷爷很害怕,定睛一看,他说那是一个黑色红色白色糅杂在一起的东西,像人,又不像人。就这么直直的蹲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前面那个人好像没有一点反应,依然闷着头往前骑,爷爷吓得赶忙掉头回去了,当天晚上住在了那个生产队里的食堂里,一直到第二天天亮以后才回去。

      白天回去的路上,经过那个小山包,鬼使神差的,爷爷又走回了那条路,一路相安无事,后来在一个池塘边上,有着很多人围在一起,一问才知道,昨天晚上有人掉池塘里溺水淹死了!爷爷听说完,就回去了,以后再也没有在晚上出来借过粮食。

故事大概就是这样,还要很多的老故事,如果你们要听我就会讲。


打赏

感谢您的赞助~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版权声明 : 本文未使用任何知识共享协议授权,您可以任何形式自由转载或使用。

评论区

发表评论 / 取消回复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及观点。